一輛出租車只能裝一款叫車軟件。近日,北京市交通委運輸局和交通執法總隊聯合發佈了化療飲食這項管理措施。據北京市交通部門相關人士介紹,要求出租車司機一車只能用一款叫車軟件,主要是考慮其行車安全問題。    
  有句老話兒叫“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而類似的事情我們也曾經歷過,比如說有的地方曾發生過救護車和高速路收費站爭執掏不掏過路費的問題,結果貽誤病人病情;有的地方發生過因為電費無人餐飲連鎖總部設備繳納,導致紅綠燈停電的事情……好在這類怪事都已經成為“過去時”,近來我們欣喜地看到了“神仙打架,市民受益”的好現象。
  騰訊和阿裡巴巴早已是IT行業的兩大“神仙”,“嘀嘀”、“快的”也是口碑不錯的“打車神器”。為了跑馬圈地,騰訊旗下的嘀嘀和阿裡旗下的快的之間展開了“補貼大戰”——出租車調價之後還能花這麼少的錢,甚至不烤肉花錢打的,這讓小伙伴們都驚獃了,同樣能獲得補貼的“的哥”們也“喜大普奔”。總而言之,不管企鵝還是神馬,能讓我們少花錢多辦事的就是好東東。
  當然,打車軟件的應用也在全國範圍內帶來一些“副作用”。比關鍵字如說有人反映路邊打車更難了,在某些地方的哥甚至為了搶打車軟件的補貼而中途甩客拒載;比如說個別司機搶單後並不會來接乘客,而是想方設法騙補貼;再比如有些司機邊開車邊鼓搗手機,增加了駕駛中的不安全因素。
  在這樣的情況下,相關部門發佈新規,要求一輛出租車只能支票借款安裝一款叫車軟件,應該說有一定的道理。但仔細想想,目前存在的各種“副作用”在本質上和打車軟件的關係不大。
  比如說,按照操作規範安全駕駛、文明駕駛,這是交法的規定,即便手機里不安裝打車軟件,邊開車邊玩游戲、刷微信也是違法行為,一旦發生交通事故,就要承擔相應的後果。同樣,即便把所有的打車軟件“一網打盡”,只要駕駛的時候不去鼓搗它,確保行車安全,那也沒什麼不可以。反之,如果強制要求司機只能用一款叫車軟件,甚至只能用“官方軟件”,會不會引發“壟斷”的質疑呢?
  再比如,甩客拒載是違規行為,和打車軟件同樣沒有本質聯繫,以前沒有打車軟件這種新生事物的時候,我們就遭遇過拒載和打車難,現在有了打車軟件,用戶和司機的需求可以提前“匹配”,在一定程度上反而緩解了打車難。當然,路邊招手不愛停的問題、老年人不會用打車軟件的問題,也應該引起重視,但解決問題的方向不應該是限制打車軟件,而是增加出租車調度站、提高電話約車的成功率。
  至於個別人騙補貼,以及騰訊和阿裡燒錢的情況,就更不用我們操心了,人家都是在市場里摸爬滾打的老游擊隊員,該如何防範系統漏洞、如何控製成本,那都屬於企業行為,有專業人員去考量。作為消費者,我們反倒應該牢記“買的不如賣的精”這句老話兒,沒事兒算算手機流量的成本、賬號泄露的風險。據報道,有些的哥還為了使用打車軟件專門買了智能手機,那麼在享受補貼的同時,也別忘了這筆成本。
  總之,安全駕駛的問題交給警察,遇到甩客拒載可以投訴,接機口不讓停車等人可以去車庫……至於“打車神器”本身,我們倒是希望他們永遠“打下去”,從而在競爭中帶給消費者更多實惠。
(原標題:願打車軟件永遠“打”下去 )
(編輯:SN093)
創作者介紹

古天樂

bpbbtgrjmg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